×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

发现神经元(三)

译者: 史幽探
发表时间:2009-04-12浏览量:3734评论数:1挑错数:0
本文描述了神经元被发现的历史,重点呈现了当时在网状结构论者reticularist和神经元论者neuronist之间的争论。由于译文大约有6500字,译者将译文分四部分呈现。本文的翻译获得了作者的同意,在此致谢。 这一部分重点介绍了高尔基的工作。

 

几十年过去了,显微镜的进步使Otto Friedrich Carl Dieters (1834-1863)得以作出在他所处的时代,对神经细胞最精确的描述,在他的描述中,完整的包括了轴突和树突。Dieters将轴突和树突分别描述为“轴线管状物”和“原生质突起”

Dieters在年仅29岁的时候死于伤寒。他对脊髓神经元的描述,在他去世的1863年刚刚完成,在由Max Schultze修订后,于Dieters死后的1865年发表:

中枢神经细胞,是大量不规则的形状各异的颗粒状物质……这些细胞上连续不间断的分布着或多或少的分支状突起,并且在两个细胞之间,也存在大量的分支……这导致这些细胞不可测量的细小,消失在如海绵一样的物质中……这些突起(树突)……从今以后将被叫做“原生质突起”。在胞体或者一些大的突起中产生的突起,在它产生的部位,立即细小得不能区分。

这一描述清楚的表明Dieters已经能够将树突与轴突区分,但他还不知道轴突到底是从细胞体还是从树突处发出的。Dieters不能看到具有“不能测量的纤细”的树突分支,而且,像许多其他人一样,从他的观察中,能够得出神经元在末端处融合在一起,从而构成一个连续的神经网络。Dieters相信,是树突,而不是轴突,通过结合部与其他神经元融合在一起。

除了显微镜,另一个重要的进步是,新的神经组织染色方法的应用。Gerlach,这位网状理论最主要的支持者,已经将洋红和凝胶引进到对神经组织的研究中,接着引进的是氯化金,用以对组织染色以便在显微镜下进行观察。尽管效果令人满意,但这些方法还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一个更有用的染色方法是由高尔基(Camillo Golgi 1843-1926)发现的。高尔基出身于Corteno,,意大利Brescia省的一个小山村。他在Pavia大学学习医学,于1865年毕业,当时年方22岁。1872年,高尔基在临近米兰的小镇Abbiategrasso的一家医院获得了慢性疾病住院医师的职位,

 

在一间由医院的厨房改建的实验室中,在蜡烛下工作的高尔基发现了他的染色方法。这种现在被命名为高尔基染色法或者“高尔基浸渍法”的方法,包括在重铬酸钾和氨水中浸渍,使组织变硬,接着浸泡在硝酸银溶液中。Golgi染色法能使组织标本中一小部分细胞显影;这些细胞是被随机染色的,并且被染色的细胞整体都能被染色,这使胞体、轴突和树突的轮廓都能被清晰的观察到。

在一封写给朋友的信中,Golgi描述了这个方法里的黑色反应:

我在显微镜下花费了好几个小时。我很高兴我发现了一种新的反应,它能够表明大脑皮层间质细胞的结构。我让已被重铬酸钾硬化的一些脑组织细胞与硝酸银反应。我已经获得了显著的结果,我还希望今后能够利用该方法获得更多的结果。”

 

尽管发现了使神经元整体染色的技术,Golgi认为他的发现证明了神经系统是由连续的网络组成的假设:

“如果一种方法能够证明不同神经元之间的接头存在,这种方法一定是黑色染色法……多亏了这个试剂,人们发现,不仅细胞体和它的初级突起(即轴突)被清晰的呈现出来,而且也包括它精细的侧枝。使用这种黑色染料我们可以将染色局限在一小部分的细胞和它们的衍生部分;运气好的话,我们甚至可以获得对于整个中枢神经组织的完整视野。”

1873年,高尔基发表了一篇论文,在论文中,他描述了用他的新技术染色的海马和小脑组织。高尔基重申了他对于神经网络组成了神经系统的观点:“我眼前有坚实的证据,它表明了我所声称的无处不在的神经网络的存在。”

高尔基声称,由于他在他的标本中看到了如此众多的神经细胞间的联系,没有一种神经元之间的传递规律可以完成如此复杂的任务。那么,神经组织,只能是由连续的神经网络而不是分离的细胞组成的。他同样相信,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即从血液中传递营养物质给神经元,轴突可以于其他细胞融合形成连接点。因为他对于网状结构理论的忠诚,在对于脑的功能的认识上,Golgi认同整体论。他对于网状结构理论的认识与大脑皮层定位的理论相背,由于Paul Broca的工作,大脑皮层定位理论在当时被广泛接受。

 

虽然最后Golgi在网状结构理论上的观点被证明是错误的,他毫无疑问是一位做出了大量重要发现的伟大科学家。这些发现包括对于投射神经元的鉴定,中间神经元和腱器官。与此同时,他阐明了发生在血红细胞处的变形虫生命周期的一部分,把感冒与受凉联系起来,认为受凉是感冒的先兆,因为受凉将导致细菌向血液的释放。1898年,他鉴别出了被他命名为“细胞内部的网状结构”的结构;对于这一结构——现在被称为高尔基体——的鉴别,是细胞学上一个重大的突破。另外,高尔基染色法也具有重要的意义,正是因为这一方法,他奠定了现代组织学的基础。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宁不凡
2012-06-19 00:51
internal reticular apparatus翻译成“内网器”是不是更符合常规一点?
评论:
  • 0
  •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
译者信息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